雨后初晴午茶

记一个脑洞(零中心无cp)

当朔间零在伦敦租下来一套心仪的小公寓时,健谈的女房东出乎意料的没有多交代什么,而是反复的告诉零绝对不要靠近街角那座废弃的别墅。大概是房子大多年旧失修的原因,整个街区都没有几户人家,所以零听进去了却没有在意,点了点头却想着省了不少按照礼貌挨家挨户拜访的时间。
其实零并不喜欢潮湿多雨的伦敦,只是当他离开梦之咲,离开日本时,他发现除了这个他多次留学过的伦敦,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儿。
第二天,零买了礼物去拜访自己的这一年的邻居。楼下独居的老太太热情的请他喝下午茶,感叹自己好久没见着年轻的小伙子了,拉着零回忆起了年轻貌美的当年和自己的初恋。直到天色渐晚,热情的有些过了头的老太太才结束了她的故事。零与她道别答应她以后有空还会来拜访。
于是,日子在大部头的书与老太太的故事中一天天过去,零发现自己不会再总是想起自己的失败,只是越来越多的梦见与三奇人,再后来与五奇人,与晃牙,甚至是与站到了自己的对面的敬人相识的场景。
夜晚,月圆,对于吸血鬼来说大概一个月以来最好的一天。
零坐在窗台上,一边用手指在在膝盖上打着拍子,一边哼着自己新写的一小段的旋律。不知不觉目光便落在了那座透着些许神秘的废弃别墅上。零想起与楼下的老太太喝茶时,无意间提起那座别墅,老太太告诉他曾经有一户人家搬了进去,那户人家的女主人曾告诉邻居,自己打开了别墅地下室的门,地下室大的惊人,自己准备收拾一下用处一定很大。可是就在这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这户人家就消失了,东西都在人却不见了。之后也有人进去过又出来了,可是还有人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回来。当然也报过警,可警察认为是无稽之谈,于是街区的人只好自发地封锁了这座房子,警告新来的人不要靠近。
回想起这个故事反而让零有了去看看这座房子的冲动。吸血鬼的生命近乎无穷无尽,强悍的生命力让他们大多都没什么惜命的念头。于是理智回炉之前,零就已经站在了这座别墅的门前。
到这儿就该回去了,零对自己说。很多时候他都愿意相信人类的传说,毕竟他自己就是传说的一部分。
零转身却不知一座天使雕像何时立在了他身后,一惊之下他看到了雕像眼睛,他下意识觉得自己不该看见,急忙闭眼,却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在一瞬间的失重感后是清晰的被阳光灼烧的感觉。零怔怔的睁开眼睛看着湛蓝的天空和不该出现的太阳。
“哥哥,哥哥。”零好不容易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坐在公园的草坪上,旁边有一个小男孩正惊讶的盯着自己。
“哥哥,你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出现了,哥哥,难道你是天使吗?”
零站起身的动作停滞了一秒,然后走到男孩面前,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不是,天使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呢。”
零漫无目的的在公园中走着,最后走到了树荫地下面坐下,放空自己,专心地看着阳光在树叶间闪烁。
“现在是1936年。1936。1936。”零对自己说。他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可他在经过报摊时,看到报纸上清清楚楚的印着1936年1月时依旧大脑空白。
一动不动的坐了很久,直到日光西斜,零才微微挪动了一下,活动自己坐的发麻的腿,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只知道自己和他得到又失去了一切的梦之咲不仅相隔了一个大陆,更相隔了80年的光阴。



零专心的按下一个个黑白琴键,随着他的动作管风琴发出厚重而华美的声音,为牧师的祝祷伴奏。
其实零之前几乎没接触过管风琴,但是良好的音乐天赋和扎实的钢琴基础让他在随手弹了几个音之后便奏出了一段让老牧师急切的留下他的旋律,虽然零的气息让老牧师感到些许不安,但毕竟在乡村里很难再找到一个乐师。或者说在这么小的教堂中拥有一架管风琴才是一件令人惊奇的事。
两个月前,他在公园的草地上坐到半夜才站起来,沿着近乎空无一人的街走着,在远处的云被第一缕阳光染红时路两边的景观已经从楼房变成低矮的小屋。听到身后一辆卡车渐渐驶近,于是连忙做出要搭车的手势。卡车在他身边的停下,车里的农夫夫妇带着歉意表示车里坐满了,只能坐后车厢。零微微笑了一下,爬上了卡车。
零在途径的第一个村子和热情的夫妇告别,信步走进教堂,没想到被教堂的牧师留了下来弹奏颂歌。
“真是讽刺啊。”零想,手指微微停了几秒,接着奏出下一乐章。





看完追忆2的一个脑洞,零在涉被打败的时候还是俺零,然后就出国了回来变老人了,那他在国外经历了什么呢。然后就想到之前看的英剧《神秘博士》里的一集,会让人回到过去的哭泣天使雕像。脑洞后面还有一段不过具体还没想好,也许会补完吧,如果有人看到这里,非常感谢~